20年发展大揭秘 暴雪高管自曝趣事囧闻
By: Date: 2021年5月28日 Categories: 公司简介

今年,暴雪度过了自己的20周岁生日。20年来,暴雪从一个北美的三流小游戏开发者一步步成长为举世闻名的顶级PC游戏公司,其中包含了太多与玩家共同经历了欢乐与血泪。

而近日,暴雪的三位高管:暴雪娱乐总裁迈克·莫海米、产品研发部执行副总裁弗兰克·皮尔斯与游戏设计部执行副总裁罗伯·帕尔多一起接受了国外游戏媒体的采访。

由于此次采访并不涉及某一特定游戏产品的宣传,暴雪三位高管表现的异常轻松自然,他们不仅敞开心胸畅所欲言,甚至还开始自曝囧闻互相揭短,而由此我们也得以了解到许多此前罕为人知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20年后至高无上 暴雪20年前曾举步维艰

1994年的暴雪全家福

记者:先来自评一下,暴雪如今在PC游戏界处于怎样的地位?

皮尔斯:嗯,我们是其中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莫海米:暴雪是PC游戏界最棒的,没有之一。(笑)

记者:20年前呢?暴雪在成立之初时又是什么状况?

莫海米:最早我们正式员工只有三个人,还有两个零时雇员当时在边读大学边工作。

帕尔多:那时的办公地点只有50多平方米,一群人堆在里面。

暴雪员工Allen anderson在自己组装办公桌

记者:开始创业的时候一定碰到了不少困难吧?

皮尔斯:最难的就在于,我们三个创始人之中,只有Allen(Allen Adham,暴雪创始人之一,04年前曾任暴雪总裁)有游戏开发经验。

莫海米:除了游戏研发上要从零开始一步步摸索以外,资金上我们也遇到了不少麻烦,很长一段时间公司的账面上都十分吃紧,总让人担心存款够不够支付下个月的工资。不过很幸运,暴雪从来没有遇到无钱可用的情况,好的合作总是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从天而降。

趣事囧闻数不尽 他们都以自己是“暴雪人”为荣

暴雪副总裁皮尔斯的招牌式吐舌鬼脸

记者:那么经过了20年的发展,除了办公室变大了、员工变多了、资金充足了,暴雪还出现了哪些重要变化?

皮尔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我们的公司文化越来越丰富了,每个新来的员工都能带来好玩的新东西、新点子、新方向。

记者:大家一起工作了这么多年,有没觉得哪个人最有意思,对暴雪的文化影响最大?

帕尔多:有趣的哥们一箩筐啊。比如Sammy(Sam Didier),我们的艺术总监,他是一个超级熊猫迷,每天除了工作就沉迷于画熊猫。Sammy爱给那些胖乎乎的家伙穿上日本武士的盔甲,因为他还喜欢日本武士道文化。

然后有一天,他就假公济私的把熊猫偷偷放到了游戏里,所以你们现在就看到了陈.风暴烈酒和一堆各式各样的熊猫人。而最囧的是,当初熊猫人刚刚以日本武士的形象出现在游戏里的时候,还把中国人民给惹毛了。

莫海米:说到这事我也印象深刻,以前暴雪对中国没什么了解,大家还觉得日本武士造型的熊猫人异常给力。

把它放到游戏里之后,突然有一天我们收到了一堆中国玩家反馈来的意见,喷暴雪给他们的国宝穿上日士盔甲是在侮辱中国文化。于是我赶紧跑去找Sammy,让他给熊猫人换上唐装,还取了个中国姓氏。幸好我们改的及时啊,中国玩家后来对游戏里的熊猫人一直津津乐道,暴雪也没有因此惹上国际政治问题(笑)。

记者:如果把时间再推后40年,当你们都退休养老的时候,再回忆起工作在暴雪的时光,三位觉得最怀念的还有哪些事情?

莫海米:我想是为玩家们做出最好的作品,然后看到他们欣喜若狂的样子吧。比如今年我们在韩国汉城举办星际2全球邀请赛时的盛况,就让我难以忘怀。

皮尔斯:最怀念的肯定是推出一款新作以后,员工们举办的庆祝大狂欢了。要知道暴雪研发一款产品通常要花上5年以上的时间,在经历了漫长的高强度工作以后,没有什么比把团队所有人拉去赌城拉斯维加斯爽一把更让人畅怀了。

帕尔多:我会记住我们强力团队的每一份子,他们不仅有创意、有才华而且是真正是在竭尽所能的奉献一切。当我退休的时候,再想起这段岁月,感觉一定就像运动员回忆与他一起无数次夺冠的球队一样,满脑子都是捧得最高奖杯的光景。

梦想让电子游戏成为主流文化 与玩家交流乐在其中

三位暴雪老员工在战红白机游戏

记者:对于玩家和整个游戏产业,三位认为暴雪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

帕尔多:我想是人们对于游戏更深刻的认识。至少从《魔兽世界》我们让更多人了解到了电子游戏并不仅仅是宅男用来虚度时光的东西,它还蕴含着很多生活的意义。

莫海米:就像《南方公园》那集“要爱,不要魔兽世界”里表现的那样,人们开始真正关注游戏和生活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歧视所有玩家,把他们都当成“网瘾未成年”。

皮尔斯:这种变化当然不能只归功于《魔兽世界》,不过我们很高兴看到通过自己的努力,电子游戏正成为主流文化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分。正如你在暴雪嘉年华的所见,暴雪的游戏搭起了一座桥梁,让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得以在真实生活中相逢,并拥有共同的话题。

暴雪CEO莫海米,是个外表温和内心狂野的哥们

记者:谈到暴雪嘉年华,莫海米有亲自组织了一支乐队参与其中对吧?在这样的盛会亲自上台表演感觉如何?

莫海米:激动的难以形容啊。嘉年华举行前我们会排练上N次,然后就像真正的摇滚明星一样走上舞台蹦来跳去,向台下的万千观众尽情耍帅(莫海米是乐队的贝斯手)。上台演出一直是我最爱的暴雪嘉年华内容,要知道从高中时代起,我最大的梦想其实就是做一个摇滚明星。

皮尔斯:嘿,莫海米演出起来确实很忘情,不过我在这里要向玩家爆料一下,他的技术这几年不但没有提高,还在走下坡路,离开了暴雪嘉年华的舞台,充其量只能在“停车场”演奏。(2010年12月6日《大灾变》北美首发庆典位于加州芳泉谷市的Fry\’s Electronics电子商店外停车空地举行,暴雪官方乐队也参与了演出。)

莫海米:至少在“停车场”我们主宰比赛了。

皮尔斯:你就自我陶醉吧,比起奥兹和顽强的D乐队(二者分别是09、10年暴雪嘉年华的特邀摇滚乐队),你们还未够班呢。

莫海米:做一切事情肯定都是从菜鸟开始嘛..

记者:莫海米的专属乐队也会亮相暴雪的内部聚会吗?

莫海米:不会。

帕尔多:我们只组织去外面踢馆,然后很酷的打败其他乐队。

皮尔斯:他们2个在忽悠你们(开始调侃)。

莫海米:我从来不忽悠人。

皮尔斯:那你举个例子,你们的乐队什么时候打败过其他乐队了?除了(利用职权)作弊以外。

莫海米:就算我们有改规则,也是让自己更难取胜。

帕尔多:好吧,我来为大家揭个底,他们所谓的踢馆实际上是在公司的花园里组队用玩《吉他英雄》的方式互相PK,然后让围观的群众判定胜负,仅此而已。

记者:最后,代表好奇的玩家问个问题,你们的乐队名是“80级精英牛头人酋长乐队”吗?和《魔兽世界》里的那个乐队同名?

莫海米:我们的乐队现在叫“小狗快攻”(Zergling Rush)。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